• 鐵樹銀花

照護人・文謙的故事


文謙開懷的笑容,很難叫人忘記。第一次在《照護人》放映會做分享嘉賓時,他說「老人家都喜歡摸我的手,因為他軟綿綿,大家可以看看」然後他舉起了手,引來哄堂大笑及此起彼落的掌聲。


因為文謙的親切態度,令院舍內很多公公婆婆都愛叫他「阿孫」、「契仔」,家屬們也不介意,很高興有這樣一個年輕人用心對代自己的親人。文謙坦言,在院舍工作找到的第一個意義,就是發現聊天能帶給老友記快樂,所以他很希望把學習到的技巧都應用到與長者相處中,「或許有些老人家無法表達自己,但只要他們感覺到有人對自己好,並為此感到快樂,我便會開心」。


「我自問不聰明...不過我認為態度大於一切。」


2016年文謙的中學文憑試成績未如理想,結果在學友社的雜誌見到「啟航計劃」,便決定參加,文謙媽媽也很支持。隨着年月過去,他由學員變成護理員,再晉升為保健員,愈發覺得自己的工作有意義。他謙虛地說:「我自問不聰明能幹,資質也不高,不過我認為態度大於一切。」文謙指的態度,正是對公公婆婆的態度。他透露,因為工作關係,自己的脾氣也不自覺改變了,對人說話也學懂溫柔一點,不會像以前般粗魯。


和一般保健員一樣,文謙的工作包括派奶、派藥、換鼻貼,但有機會他也會替長者洗澡,雖然這不是他的職責,不過他樂於幫忙,「因為我夠大力,『姐姐』都很歡迎我幫忙,我也可從中觀察老人家的皮膚狀況,如他們長了壓瘡之類的,我便可以留意到」。此外,他亦常常向院舍內的護士偷師,學習如何換尿袋、插胃喉,「只是一直以來都是在從邊觀看,從沒有試過。」


日本考察體驗為工作帶來反思


現在才二十多歲的文謙,對世界的未知充滿好奇,他坦言:「我喜歡現在的工作,院長也很好,申請放假他都會盡量批准,有困難也可以找他商量,不過我也希望嘗試同一工種但不同範疇的工作。」他興奮地分享一次去日本院舍參觀的經驗:「那邊院舍的人手比例真的叫人印象非常深刻,1個工作員對3至4位長者!而我最欣賞是那邊的軟餐技術,真的領先香港很多,香港現在只是着重營養,但日本還能顧及口味,真的令我很羨慕」,語氣中難掩對照護工作的肉緊。


文謙對日本的照護服務,有着很正面的評價。「日本做任何一件事,也很為長者着想,我曾讀到一篇報導,提到一位日本軟餐師傅來到香港後,很驚訝見到那麼多老友記要插喉。我知道很多長者因為吞嚥問題要插胃喉,但如果香港也能達到日本的軟餐水平,我相信很多人可以受惠。」


除了軟餐和足夠的人手比例令文謙難以忘懷,日本致力達至「零約束」的決心,也在他的腦海揮之不去。他回憶說,在日本完全見不到有長者被約束,只見有老友記很開心地在一邊玩拍鱷魚機,而文謙自己,也並不喜歡替老人家「上綁」,他直言:「我不喜歡替老人家綁安全衣,現在很多長者純粹因為會扯尿片便被綁,如果站在家屬角度,如無必要都不會想見到家人一把年紀被人綁着」

資料圖片


被問到將來年紀大了要入老人院的話,會希望有怎樣的生活,文謙認真的思考後說:「如果入院舍,我想自己最着重職員的態度。現在香港的院舍很多是吃飽便睡,睡完又吃,不然便是看電視,如果要換尿片,可能又會遭職員抱怨,但日本那邊不會,而且活動較多樣化」。


作為照護人的「初心」


對話一轉,又回到「態度」這個原點。原來,文謙那麼着重對老友記的態度,多少受到一套電影影響。「你有看過電影COCO (港譯:玩轉極樂園) 嗎?,裡面有一句說話,意思是死亡並不可怕,最可怕是無人記得你的存在。我想,如果公公婆婆腦裡會記得曾有一個『傻傻的』年輕人常逗自己笑,我會很安慰。」


電影《COCO》劇照


曾有家屬對文謙說:「細佬,你的笑容很珍貴,希望到日後你也能保持住這份笑容」,這番話一直都緊扣在文謙的心深處,提醒自己要一直懷着這份初心去與老友記相處。


後記:訪問完結,文謙約了朋友觀賞電影《幪面超人平成generations Final》,臨行前,他問了我們的創辦人Matthew一句「你相信世界上有幪面超人嗎?我相信有。」這句話對筆者而言真的非常震撼,因為筆者相信,擁有一顆赤子之心的人,定必能為一眾公公婆婆帶來幸福,相信世界上有幪面超人的人,也定必會守護好身邊的每一位。


#照護人

#護理員

#保健員

#態度

#有你真好

0 次瀏覽
為達致最佳質素,請使用Chrome或Safari瀏覽此網站

© 2020 鐵樹銀花有限公司 - 版權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