​故事分享

相片來源

「照護」這個詞語,對香港人而言,或許有點陌生。

但對鐵樹銀花來說,「照護」,就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,它不只代表了照顧和護理的工作,更是一種希望陪伴在老友記身邊,照亮和守護着他們的態度。

香港人的節奏很快,院舍的人手也很緊張,照護人員總要在最短的時間,完成最多的工作,照料很多長者的生活日常。

 

我們感謝用心的照護人員,每天默默地與長者同行,扶持着他們,陪伴着他們。對於很多老友記而言,您們的一個微笑,一個溫柔的問候,就像溫煦的陽光,為他們淡然的生活帶來光和溫暖。

以下是兩位照護人員的故事,我們希望透過這些分享能令大家對他們的工作有更多了解,並尊重、感謝他們的付出。

如果您也有照護故事想分享,不妨電郵給我們:info@theilluminant.org

阿謙的故事

在安老院舍貼身照顧長者,負責一眾老友記的起居飲食,雖然辛苦,但也看到很多人生百態。有叫人會心微笑的,也有叫人無奈的。

問到阿謙在工作上遇到什麼令他深刻的事,他毫不猶豫說了兩件。

其中一個故事,發生在一位有認知障礙症的伯伯身上。話說阿謙和伯伯同姓,二人的鄉下十分相近,所以伯伯視阿謙為同鄉,很喜歡他。


伯伯的身邊常放着兩本書,內容和中國建築有關,他常常都會叫阿謙拿去看,還說書中的建築自己有份起,這令阿謙不禁產生了好奇,後來便嘗試在網上搜尋,結果竟然發現,原來老伯大有來頭。他不但是一位博士,甚至是一位有名的建築師,並懂得說法文。


因為知道了伯伯的背景,也令阿謙心中生起更大的親切感。阿謙坦言,發掘了伯伯的身世,覺得很有趣,自此他偶然也會嘗試上網去搜尋一些院友的名字,看會否有意外「收穫」。不過伯伯雖然在建築界有偉大貢獻,老了卻未有過着很幸福的日子,也同時令阿謙感到唏噓。

另一個小故事,是一位有焦慮症的64歲大叔。大叔退休前是管理層,在院舍裡有自己的私人電腦,放在護士站附近,很多家屬見到,都會誤以為他是職員。大叔的焦慮症令他常常失眠,上街時會非常緊張不安。但有時阿謙因為院舍被突擊查牌而表現緊張時,大叔卻會反過來安慰他,還對查牌人員大讚「阿謙很好的。」


二人在日常相處中建立了一種扶持、被扶持的關係,十分溫暖窩心。

曾到澳洲工作假期的阿謙笑言,做護理員保健員返工時間朝七晚六,真的很辛苦、很疲累,加上他有扁平足,每天走來走去使他雙腳疼痛。在頭半年,他曾想過放棄。只是每次他都會想起自己在澳洲即使辛苦也能捱過,便決心要克服一切。去年,阿謙已考獲保健員牌,由護理員晉身成一位保健員,繼續默默地服務老友記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阿珊的故事

 

 

阿珊在學時已立志做護士,畢業後投考卻落選了。但卻讓她第一次接觸到安老護理服務,她成為了一名護理員。「那時我想,護理員也是照護工作,和護士相近,所以想拿點經驗,看自己是否適合。」


不過,工作第一天,阿珊已覺得很辛苦,不想再做下去。但因為不服輸的性格,她選擇繼續堅持。阿珊道:「主要因為工作時間很長,基本上在私院工作,都一定是朝7晚6。護理員亦是十分體力勞動的工作,真是十分疲累。」
但漸漸地,阿珊發現自己很喜歡和老人家相處,認為對厭惡性工作也是可接受的。日復日,她和舍友們建立起感情來,甚至覺得老人院是一個不錯的工作環境。


只是,短短兩個月後,阿珊出現嚴重腰痛,「痛得像斷了似的」。另外她亦希望在護理知識上能更進一步,因此決定繼續進修,修讀保健員課程,護理員的工作由全職轉為兼職。

 

阿珊回想到,「讀了課程,我才對自己的工作加深了了解,例如,為何要每隔兩小時為長者轉身,以前我不明所以,就是照做。另外,我亦學到正確扶抱姿勢,因為做護理員不須接受任何培訓,但接受了培訓,我懂得如何保護自己的身體,減低體力勞損。而且前輩教錯,自己便會跟着做錯。我有見過同事沒有調高床頭,便餵躺着的老人家進食,上課後才知這樣原來十分危險,所以培訓真的很重要」。

自己的付出獲得老人家及家屬的認同,對阿珊而言是最滿足的事,也增添了不少深刻的回憶。


「曾有一位長期臥床的婆婆,常由我幫忙轉身。有一日她忽然對我笑說『洪姑娘,有你真好,多謝你呀。』她笑得很純真,很甜,很可愛。一股感動湧上心頭,我在心裡說不是喔,是剛好相反,要說多謝的人是我呀。因為有你,我才有動力繼續工作的喔。」

 

週末家屬往院舍探訪,也會和阿珊聊起老人家的往事。「就像有位孫女常常來探婆婆,和我分享她的過去,說婆婆以前很疼錫她,為家庭奔命,喜好習慣等趣事。這些分享也提醒了我,眼前的老人家雖然已失去自我照顧能力,但仍然是有血有肉,情感是不會消失的。」

阿珊坦言,有時工作得太累,替老友記換尿片時,都只顧趕快完成工作,忽略了與他們的交流。經過反省後,阿珊認為作為照顧者其實是一份引以為傲、有滿足感的工作。能夠照顧人,也是一種福氣。再疲乏都不會忘記自己是老友記重要的同行者。一句簡單的慰問「早晨」、「昨晚睡得好嗎」、「涼了呀、記得添衣喔」已經能使他們感到關懷,展露出溫暖窩心的笑容。

為達致最佳質素,請使用Chrome或Safari瀏覽此網站

© 2020 鐵樹銀花有限公司 - 版權所有